农村小伙城里赚百万回村收山货 2000个老乡给他供货

  鼎点登录地址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12-02

  农村小伙城里赚百万回村收山货 2000个老乡给他供货“能陪在父母妻儿身边,还能把乡亲们的农产品都卖出去,这是我最大的幸福和成就。”11月,又到了小黄姜丰收的季节,刘磊和采姜的大妈们一起在农场忙碌着。3年前他放弃20万年薪,离开了工作7年的上海回到家乡河南商城县秦河村,成立了一家电商平台,主要销售家乡农副产品和土特产。刘磊作为第一批返乡创业的弄潮儿,事业做的有声有色。

  村劳动力大规模向城市流动,造成劳动力和人才短缺,农村青年好不容易考上大学,留在大城市工作后更不会回农村。今年33岁的刘磊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从事电商工作,他看到在大城市生活的人很喜欢绿色食品,而家乡很多好的农产品却没有渠道走出大山,就决心用自己的专业架起四通八达的桥梁,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  2015年底他回到家乡,用多年积攒的100多万作为启动资金,成立了一个电子商务店,收购当地的土特产通过网上销售出去。2017 年实现网上销售农产品约200 吨,覆盖农户 1000 多户,其中贫困户 220 户。现在他不仅进行土特产收购,还有一个300多亩的农场,主要种植茶叶和油桐树林。

  商城县位于河南省信阳市大别山区,是国家级贫困县,不仅是红色革命老区,同时也是“绿色”的旅游地,2014年被评为“中国最美丽县”。全县地貌独特,既有江南鱼米之乡的绿水沃土,又有清静温馨的田园风光,青山绿水,物产丰富。3年来,为了寻找土特产吸收更多贫困户加入他的电商平台,刘磊几乎跑遍了全县每个村镇,他用心丈量着家乡的每一寸土地,这也让刘磊越发热爱家乡的一草一木。

  很多村子车开不进去,刘磊需要徒步才能到达。在山村里,他遇到了众多留守老人,他们常年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,每天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家里有不少农作物却不能靠此挣钱。有一次刘磊到村里收购,一个聋哑老人送来了一篮蒲公英,当老人看到自己种的蒲公英变成了200块钱,当时就激动的留下了热泪,这两行热泪让刘磊至今记忆犹新,也更加坚定了他创业的信心,一定要把老乡们家里的土特产销售出去。

  每天一大早刘磊就开始在店里忙活,村里的留守老人陆陆续续把采摘的野菊花拿到来卖,刘磊总会亲自过称,给乡亲们满意的价钱,看着贫困村民因他而增收脱贫,刘磊每天忙忙碌碌却很充实。

  山区的老人生活大多维持在有饭吃,没钱花的状态。现在电商帮他们把采摘的夏枯草、鱼腥草、桑叶、松针等野生植物,连同自家种植的农作物卖出去变成钱,把大山里的各种土特产变成财富,老人们都很开心。

  这些收来的大量农产品需要挑拣分装,附近的留守老人和贫困户都可以来店里干活,工钱采用日清或月结的方式。两位挑选灵芝的大妈大爷都是村里的留守老人,开心地说,“咱就是种地的,能动就得干,挣多少是多少,至少自己能养活自己,人老了吃药看病,用钱的地方多,自己挣个钱不给儿女添负担,过年还能给孩子们发个压岁钱呢!”

  秋种过后,农场里20多亩小黄姜迎来了收获期。一片片、一行行泛黄的姜苗,点缀在红土地上,映衬出别样的丰收美景。生姜每年4、5月播种,采收一般在10月中下旬至11月份进行。刘磊说,现在生姜的叶尖开始发黄,根茎充分膨大老熟正是进行采收的时节,这时采收的姜产量高,姜味重。现在年轻人大多出门打工了,刘磊农场雇的农民都是附近村里的贫困户和留守老人,他们在这里工作一天能收入80元。

  刘磊每年生姜的销量有20至30吨,除了自己姜园的姜他还会再收购一些,一部分线下销售卖给批发商,一部分网上店铺销售,一斤卖8元。因为没有农产品冷藏保鲜仓库,现在依然用传统方法在地窖里储存生姜。以前没有销路,乡亲们眼睁睁看着卖不完的姜在地窖里烂掉,束手无策。刘磊说,他曾经一冲动买了老乡几万斤姜,销售不掉也很着急,连着几夜没合眼。

  如今,刘磊又成立了“青年扶贫梦之店”专门针对帮助贫困户家庭,服务点和贫困户签订购销协议,用高于当地市场5%-10%的价格收进来,优先现金收购贫困户采摘或种植的农特产品,对于五保户等特困人群,更是采取包销的方式。近年来,刘磊已带动数百贫困户增收脱贫,现在他的电商服务点也已初具规模,门前整日聚集着很多老乡们送来的各种土特产,目前已有2000多人给他供货。

  现在刘磊和他的电商团队通过网上销售当地130多种土特产,桑叶和鱼腥草在2017 年网上销量全国排名第三,当地加工的桐油每年也能销售 4、50 万斤。现在固定工作人员有十几人,他们有的在农场进行耕作,有的在网点打包分拣货物,每人年收入 2、3万 。

  每天中午物流都会来店里收货,不大的店面里摆满了各种农产品。刘磊说,当时100多万全部用来投资建站和收购农产品,要是在上海也就勉强够交个房子首付,现在在家乡开店,房子、事业都有了。

  晚饭后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剥油茶籽,以前刘磊和父母妻儿分居两地,如今全家团圆,其乐融融。刘磊3岁的儿子刘鸿儒出生在家乡,用刘磊的话说,儿子的名字出自他喜欢的陋室铭,住在简陋的房子里,做着有意义的事,不仅是他对孩子寄语的希望,更是他自己的初心。

  每天晚上,刘磊都会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逐一浏览网上开的农产品馆和几个网店,他还建了好多微信群,时时掌握北京、杭州等大城市的农场品需求情况,这是他每天必须要做的功课。通过了解行情,得知某种产品走俏,就立即进行收购再从网上销售出去,虽然利润较薄,但形成规模化的产业链后,收益也很可观。

  刘磊说,虽然每天从早忙到晚但从不觉得累,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把家乡的东西卖的更好,想做大还需要投资,现在最大的困难是资金短缺。夜深人静,秦河村的马路边,只有刘磊的商务店灯火通明,这个80后农村小伙用电商事业回馈着大山,也用新的生活方式创造着未来。